家乡长坪,那一条条青石板路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7/9/6 10:55:08 阅读:次 【字体:

  当代的人们,已经不习惯走路步行了,出门上街,必是乘公汽或地铁,或者自驾车,即使逛商场,甚或就在小区周边,就在小区内溜达,也常见一个个男女骑着电动微型代步车,于是就更甭说徒步翻山越岭了。登山,在当代人们心目中,那只是一项时尚的节假日健体运动了。

  然而,我总不免怀旧,怀念家乡的那一条条青石板路,那昔日走在石板路上爬山过坳的滋味。

  家乡是一个大山区,巍巍崇山,浩浩百里。半个多世纪之前,通常叫做“耒阳大西乡”,或干脆叫“西乡”,直到如今,人们还习惯这么叫。而“西乡”,又以长坪和罗渡为最“西”,真正之“耒阳西乡”,但因罗渡远比长坪小,所以长坪才真正乃西乡之重,俗称“长坪坳上”。它扼守古郡耒阳西南之门户,与永(兴)、桂(阳)、常(宁)三县接壤,构成耒、永、桂、常四县地理、民俗、历史、文化、经济、交通融汇点。而这一切的融汇,便离不开“路”,那一条条青石板路!

  石头山,石板路,乃长坪坳上最典型,最突出的特色。我在拙著长篇小说《漱玉江》里,曾这样细致地描绘过这里的石山石路:“这湘南不比湘北富庶,然而,这方山高水远的地方,虽说贫瘠,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可不值钱的青石顽岩却举目便见,触手即是。……你看,垌场里,冲涧上的一条条大路和小径,便尽是以青石板铺砌而成。虽然依山势旋绕,曲折逶迤,但却十分的平整而光溜溜。不用说这晴朗的日子,即使是泥水雨天,你只管放心迈步其上,全不用担心会有泥泞溅污你的鞋帮和裤腿。你一路老远的走过,保准你干干爽爽,这或许便是湘南山区唯一的好处。”别认为我这只是小说创作,可它却是长坪坳上的真实描述。

  长坪坳上的石山大多是石灰岩,因其色灰青,便叫“青石”了。青石坚硬而脆,又到处都是,唾手可得,易于开采,于是长坪坳上人家建屋,历来都用青石砌基,乃至砌墙和做门坎门框,再乃至砌墈、架桥、筑塘坝。至于铺路,更大量采伐使用。青石的屋宇,青石的坡墈,青石的鞏桥,青石的塘坝和纵横交错的青石板路,构成了长坪坳上、耒阳大西乡特有的一道青灰壮美的风景线,亮丽于这个宏大的世界,“水从天上落,路向石中分”!

  长坪坳上的青石板路,始筑于何时,究竟有几百年几千年历史了,我不知。但从现有的格局看,长坪的古先人或许是先构设了以长坪圩为起点的经纬两条主通道,然后再陆陆续续修筑了无数条支路小径的。两条主路是:经线南北向,往南而上,经由永兴县油麻圩通马田圩往郴州,往北下磨形圩经余庆圩到灶市街进耒阳县城,这条经线往南达马田圩大约50里,往北到耒阳县城大约80里;纬线东西向,往东过太平圩经公平圩再绕到马田圩至郴州,往西下坳到舂陵河口岸罗渡渡口,这条纬线东达公平圩40来里,西到罗渡10来里。在这两条主路之下,再辐射开去,辟出许许多多支路小径,通达四乡八里、各个垌场、各个湾村,形成沟通全长坪的通衢网络。两条经纬主线路面都有两尺宽左右,支路小径则不等,有宽有窄,以方便为度。

  这一条条路啊,竟然全是青石山上开凿出来的石板石块铺砌而成的!人们常常拿万里长城的砖块说事,说什么长城的砖块如果排列开来,足可以围绕地球多少圈。长坪坳上的青石板路,当然不可比长城,但如果将之归总连成一条线,该会连成几千里呀?我们的古先人为了自己和子孙后代的出路耗费了多大的努力,那可是祖先的心血和汗水,还有善良啊!

  据我有限的所知,我垌场里的那条衔接南北经线北通道的石板路,便是我村中的一个善良的老财主崇谟公个人捐资修筑的。长坪通达罗渡渡口的那条的石板路包括渡口码头,便是古先人中的几个乡绅善士发起在乡民中捐建的,路面好几处足有3尺左右宽,虽然坳陡,但却平平整整,两人挑担相向侧身而过,毫无摩擦。它曾经是长坪坳上的“茶马古道”哟!千百年来,多少长坪汉子一根扁担,一双草鞋,肩挑着一担担的茶油、桐油、盐巴以及货郎担,沐日披月,爆暑碾冰,一步一蹬,一步三摔汗地走在这条“茶马古道”上啊!粤汉(京广)铁路1936年通车之前,长坪坳上山货出口、远行谋生,唯一的两条出路便是南北通道和西通道。粤汉铁路通了后,罗渡口岸渐行没落,长坪人除了仍走南北通道之外,再改过去的西通道而走东通道公平圩上火车了。然而,尽管如此,在人类历史进展到了二十世纪80年代中期时,长坪人还得挑着担子走在这一条条青石板路上!

  我不知道我的古先人们走在这些青石路上,是什么感受,但我凭自己在这些青石路走过的好几十年,便深深地体会到那种苦和累!

  长坪坳上,抬头是山,低头是涧,即使种蔸小菜,也得爬坳上山,到处是崇山峻岭沟沟洼洼哟!那一条条石板路,或大或小,或陡甚峭,盘旋曲折,攀云端,入深涧,不可能都平整,许多皆崎岖。几十年来,我总记得村中的匡氏老伯娘一双缠足,臂里挽着个大篮子装着从地里头拔来的菜蔬,巍巍颤颤地走在石路上的情景,小时候的我,好担心她会摔进石路边的溪沟里去呀!及至我大了——15岁那年随同父母回归长坪老家,为着生存,便立即投身入村众们的一根扁担,一对箩筐,一双草鞋的挑炭生涯中去。今天的青少年,即使是长坪坳上人,也绝对想象不出西乡人、长坪人昔日挑煤炭的生涯,是怎样的一种情景怎样的一种滋味啊!

  那个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里,由于经过五八年、五九年的大刮“人民公社食堂风”、“大炼钢铁风”,所有山上的竹树都被砍光了,整个的森林全毁没了,村民们没得柴烧水做饭和寒冬烤火了,大家只好去到公平圩、小水舖以东和永兴县的马田圩一带煤窿上挑煤炭来家烧。这就是我们当年所称的“挑炭路”。挑炭路,一个来回近则七、八十里,远则超过百里!一路的石板路,翻山越岭,许多处山坳陡峭,肩挑着一担百来斤甚至百一二十斤的煤炭,咬着牙一口气就得爬上两三里,不论炎炎烈日,还是皑皑冰雪,人都是一身大汗。汗水从额头滴在肩头,再顺胸和背往下淌,通体湿透,一条擦汗的长帕拧得水出!肩上的扁担换肩,肩头湿漉漉,扁担一摔,肩头一扭,刷溜溜,扁担就换过了肩!那是一种潇洒吗?那是一种苦中作乐作罪呀!

  好在高山下或高山腰往往都有泉眼,沁涼沁涼的山泉是我们解渴生津的甘露。我们歇落担子,蹲落泉眼边,管不了一身炭黑,手脏不脏,趴下去,捧起水来咕噜咕噜狂狂地喝个够喝过饱。水不仅能解渴,还能疗饥呀!一路好几十里上百里,带的干粮往往不够吃,没奈何,逮着山泉也暂饱着呢!那个年代,我们原本就吃不饱。

  我初走上挑炭路时,人尚小,15岁,还双膝老发关节炎,一担煤炭哪里挑得动。但挑不动也得挑,挑不动就少挑一点,咬着牙霸蛮挑。爬山时,一步一蹬,心里强迫自己的双脚跟着大人们、跟着伙伴们往上蹬,常常含着泪水往肚里吞。为了生存呀,要生活啊!好在人们好,伙伴们见我挪不动了,拖沓着掉了队,常常会有人走到前头去了,便歇落自己的担子,回头来接我,帮我担一节路。我好感激人们啊!

  不少的苦人儿,不仅挑炭包自家烧,还要挑来送附近圩场卖,卖了钱养家糊口。我村里便有好几个这样人。最典型的是桐兄,儿女多,生产队里收入少,他不得不依赖肩上的这根煤炭扁担,所以只要是农闲,他便每日每日的走在这条挑炭路上。及到50岁上,他便累倒了,首先是腰椎痛,双腿迈不开步,最后终于彻底地趴倒了,再也没有爬起来。他死时,子女那个哭呀,令全村人好心酸!

  青石板路啊,“路漫漫,其修远兮”,我今说起你,情何以堪?

  后来终于改革开放了,日子好起来,马路也就进山了,而且村村湾湾四通八达了,人们不用再扛一根扁担翻山越岭挑那煤炭了,乃至年轻人也都潇洒地骑摩托了,乃至连石板路也不用再走了,今日之长坪坳上、耒阳大西乡,跟着全国翻天覆地变化了。这是四十年前,一百年前,一千年前,长坪坳上的人们和古先人们不曾想象的啊!于今,我已多年离开家乡,栖身在这南国的大都市里,却不时还要想起千里之遥的家乡,想起家乡那一条条青石板路。自然,这不是说我还想去拾回那日子,回到那生活去,打死我,我也决不愿回到那生活去啊!

  近年得知,家乡一位成功的企业家在谋划一幅宏伟蓝图,要将长坪坳上、耒阳大西乡建成如同美国黄石公园般的“龙归山自然保护区”,我的一位昔日学生,正在家乡兴办集农业开发和旅游观光一体化的综合农场,作为长坪坳上人,我很高兴,寄希望他们早日宏图实现,同时很想建言:好好珍视和保护家乡那一条条青石板路,虽然那路上曾刻有前辈们、祖先们许许多多的辛酸甚至血泪,但那也曾体现了前辈和祖先的精气神,是一种长坪坳上的意志,足可以昭日月,励后人,藏之于你的“龙归山自然保护区”和“农场”这一“大博物馆”里,意义重大啊!

  我那家乡长坪一条条长长的、曲曲折折的、坎坎坷坷的、纵横交错的青石板路啊,“旧路青山在,馀生白首归”,我愿“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哟!

友情链接:
联系人:梁经理 手机:18996699908 电话:023-68172039 传真:
地址:重庆市万州区申明工业园凤仙路596号
Copyright © 2009-2019 重庆市万州区全成石材厂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渝ICP备17004647号 渝公网安备 500101020003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