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身砸向青石板的忏悔者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7/11/28 14:01:23 阅读:次 【字体:

今日,拉萨晴,连纯白的云朵都不忍心因自己的出现打扰了今日拉萨视觉的通透,站在较高的阁楼,放眼四周,万物的身姿尽收眼底,远处千米外的事物没有一丝的朦胧与灰色,虽然所有事物的比例仍因眺望而缩小,却给人尽在眼前手边的错觉,走在光滑的青石板路上,若不经意间低头看了地面,定会被石板反射的阳光刺中双眼,赶紧转头避开地上光,像遇上心动的女孩一样不敢直望,眼角余光却更肆无忌惮的欣赏。如此充实的天地两重艳阳,温暖了今日的广场,五花八门的帽子在人群上方移动,各种各样的丝巾挂在了头上,肩颈,和腰间,墨镜则是再接再厉的闪烁着反光,诉说着对太阳的忠诚,即使没去商城也知道今日的丝巾、帽子与墨镜特别畅销。

这太多的色彩让脑袋忙不过来,晕晕乎乎的吃完午饭,如故来到大昭寺门前,背靠汉白玉色的石栏,一半的身子顺带着躲进背后大白杨那斑驳的荫凉,正午强烈的阳光催促着清晨就开始朝拜的信徒到了午休时光,人们三三两两结伴跟随着荫凉,吃着可口的饼子,喝着香甜的茶水,交换着修行的经验,诉说着今日的心肠。

在这安静的午后,我刚修完了今日的感恩,正平息着内心感受到的法喜,突然一个橘色的人影出现在我身前,他蹲了下来,一个油光发亮的脑袋占据了我的双眸,定睛细看,才认出了此人,正是紫龙,可半小时前才与之分开的他怎么就成了光头了呢,虽然如今也没什么事能让自己的心大惊小怪,可这事还真得定定神,那一身橘色的棉衣正是早晨陪他买的僧衣,阳光下闪闪发光的脑袋,混合着一脸笑呵呵的欢愉,还真挺像已出家的和尚,聊了几句过后,才明白了此中的缘起。这要从今早说起。

清晨的天蒙蒙亮,洗漱好准备出门转经,紫龙突然发现自己的一串念珠不见了,那串念珠我见过,确实还算得上珍贵,关键是那是他师父送给他的,珍宝可贵,情谊无价,客厅卧室翻了个遍,却是不见踪影,这可惊了他一身冷汗。坐在沙发上闭目思前想后,才想起了真相,昨晚他和朋友在饭馆吃饭喝酒,最后喝高了,把珠子随手挂在了椅子的靠背上忘了拿,好吧,知道了在哪,我们便赶紧打车去往昨日的饭馆。紫龙是山东大汉,豪爽爱喝酒,一口酒下肚往往就天南海北大事小情都得说一遍,中间穿插着各式各样的小戏法,逗大家开心,跟谁聊的开心往往随身的物件儿就会割爱相让,酒醉欲醉之人,往往总是以喝高收场,喜怒哀乐四等参半,这就是他的生活。

到了昨夜饭馆的门口,门上有锁还没开张,多了一些找回的把握,打了门牌上的电话,和老板说了情况,等员工来开门的时候我们分析了各种情况,监控录像啊,不承认怎么办啊,等等,打发着早晨的阴冷。不一会开门的员工就到了,开门后,紫龙也不顾油滑的地板就直奔二楼的包房,推开包房的门,一下眼睛也不知道该向哪里聚焦,倒是那个开门的员工先发现了那串念珠,紫龙赶紧走近取了下来,在手里快速的搓了几下,挂回了脖子上,脸上一早的担忧现在化为了轻松的愉悦,在感谢着那开门的小哥之余也不忘再给饭店老板打个电话道谢。

回程的路上,紫龙突然说:这是佛菩萨的加持,是佛菩萨在保佑他。他说得很真诚,能感觉到是发自内心,平时紫龙是个豪爽大方的人,若只是一串珍贵的物件丢了,不能说不在乎,起码不会像今早那样失了神,看来送他念珠的师父对他十分重要,这里面也一定保存着一个我还没有缘分知道的故事,一个精彩的故事。

在宇拓路上下了车,没有直接去大昭寺转经,而是陪着紫龙在周围已开始热闹起来的小巷子里买衣服,买了条深蓝的牛仔裤,一件黑色的藏袄,一件橘色的僧衣,问他为什么买僧衣,也没多说,只说就是想穿,估计那时他已打算好了做点儿什么。一起吃了早午饭后就分开了,他回店里打理生意去了,再见面时就是刚才那一幕闪闪发光的脑袋了。

紫龙坐在了我身边左前方的阳光里,说和我分开以后就去剃了光头,他说具体为什么他也说不清楚,只是今天能够顺利找回这串丢失的念珠让他十分感动,这串念珠似乎被所有经过它的人刻意的忽视刻意的遗忘,就在那里安安静静的等着他将它找回,紫龙说,今早他向佛菩萨许了个承偌,若能找回念珠,以后他会试着去认真修行,而事情的发展的确很顺利,他很感动,也决定实现那个承偌,做一个言出必行的人,做一个懂得感恩的人。其实我心里或多或少明白,这里面还有更多的故事没有被揭开,也许他自己都没明白,也许我还没有资格去明白,但无论如何,看着眼前这个笑得如此灿烂的大哥,看着他精神十足的新面貌,听着他美好善良的新誓言,我的确为他高兴,为这座城池高兴。

聊了一会儿,紫龙就起身到前面的青石板上开始磕长头,他在这里这么多年,这是他第一次这么认真的磕头,这么认真的祈祷,不为了求财求运,只为了感恩,只为了祈祷,魁梧的身体灵活的在起身与五体投地间交替,那明亮光滑的头顶十足的可爱,午休时的大地似乎只为了他而安立,遍洒的阳光也只为将他照亮,那画面太美,美得让人无法直视,没得让眼前的景物开始朦胧,除了替他感到欢喜之外,更欢喜的则是故事背景后的那份信仰的不可思议,那份人人内心皆有的善良与感恩的不可思议。

在紫龙磕头的功夫里,我完成了前两轮的观修与念涌,活动一下腿脚,反思着过程中的进步与不足,此时的阳光已不那么热烈,朝拜的人们也开始渐渐回到了青石板上,一切似乎从那午日晕沉的幻觉又回到了清醒的现实,突然间一声巨响摄住了我的心神,混杂着“啪”与“嘭”的声音似乎在同时爆炸开来,声音从右后方传来,回过头看去,声音来源的方向被石栏遮挡,并没有看到什么,接着第二次更巨大的“嘭啪”声音再次传来,这次好像隐约伴着清晰的哭声,那哭声不是一般的伤心,不是常见的哭泣,而应是源自一种绝望,发自一种痛彻心扉,用惨绝人寰来形容有些为过,但却的确可以用来参考。这巨大又绝望的声响强烈的渲染着这片广场,人们纷纷的停下自己的事情,都朝着身后看去,我也站起了身,向右后方看去。

随着第三次“嘭啪”巨响的传来,只见十来米开外有一个较胖的女人趴在地上,她在说着什么,因为哭泣的原因十分模糊,并听不明白,但声音却特别响亮,因为众人都停下了交谈和朝拜,所以她发出的悲鸣声飘荡在整个广场上空。她慢慢的站起身子,穿着一条黑色的紧身裤,一件红绿花纹相间的毛衣,肥胖的身体使她的动作显得不那么的标准,却仍然矫捷,看得出来这份矫捷并不是得自于健康的身体,而是源自内心极强烈的渴求,但谁又知道她在渴求着什么呢,她的面部因为哭泣和悲伤已经十分扭曲,除了悲伤之外很难在读取更多的信息,虽松松散散的绑着刚过肩的马尾辫,可从脸两侧散下来的乱发也更增加了一份凄凉。几乎就在刚站起来的同时,她便将双手于头顶与心间合十的顶礼与向前迈出的脚步融为一体,快速的迈出两步后,只见她没有任何缓冲的肢体动作或缓冲的海绵垫子,双手高高的举在空中,将身体近乎笔直的向前扑去,硬生生的摔在了青石板的地上,又一声“嘭啪”的巨响传进耳朵,又一阵不清楚的悲鸣渗进心里,这一声比之前都要响,这一句比之前都要悲,因为离得更近了,也因为知道了是什么在撞击,知道了是谁在哭泣,在这清清楚楚的一瞬间,似乎所有人的脸部都变得扭曲,相信他们在想象着这样的撞击有多痛,这样的悲鸣有多伤,至少我自己连认真的去想象一下都会觉得让人畏惧,而这个女人又究竟遭受了什么呢,又究竟正在经历着什么呢,让她能有如此大的勇气,承受如此大的痛苦呢?

转眼间,她已经来到了大昭寺的门前,我的右边,她依然以刚才的方式在磕头在念涌,只是因为到了边界无法再向前,只是原地重复着刚才的动作,但撞击地面的声响并没有减弱,悲鸣的哭泣也没有终止,让人不禁在想,难道在她肥胖的身躯之下有着一副钢筋铁骨,让她可以这么轻易地承受如此大的痛苦吗,我知道这并不容易,但她的动作看起来的确很轻易,若换做是我,只一次这么摔在地上,估计剧烈的痛苦也会一时半会儿站不起来,正因为如此,更对比着她剧烈的伤痛背后那神秘的故事。此时,紫龙走到我身边对我说,这个女人是来忏悔的,看她哭的那么厉害,摔的那么重,应该是犯了很大的错误,估计已经很难去弥补了,当她意识到自己犯下了巨大的无法弥补的罪业后,自己难以原谅自己,随着这种负罪感的自责日积月累,累积到十分严重的地步,击穿了这个女人的精神极限后,她就会以这种极端的方式来宣泄着自己的苦痛,忏悔着自己的罪业。紫龙接着说,这个女人虽然正在遭受着如此大的痛苦,但她也是幸运的,她能在精神崩溃的时候和佛菩萨结上缘分,通过向佛菩萨忏悔来宣泄自己的精神压力,起码经过压力的宣泄后这个女人可以暂时得到一份相对的宁静,算是得到了一次再生的机会,否则,一个人若被痛苦逼到了极限而无法宣泄的话,很有可能会了结自己的生命,或是以彻底抛弃良知的方式而活着,那就是魔道了。紫龙说,他这么多年,见到过无不清的人在这里忏悔,在这里痛哭流涕,他已经习以为常了,像这个女人如此大的痛苦也见过几次,但的确不多见,一定是发生了常人无法想象的事情,至于究竟发生了什么,也许对这个广场上的人来说将会是一个永远的秘密,这些人往往逗留的时间很短,来的突然,宣泄的彻底,并快速的离开,这些秘密大多都是见不得光的,否则也没必要千里迢迢来到这里忏悔了,其实要说他们真的信仰佛菩萨吗,这就不好说了,他们需要的只是一个不会被人认出,一个暂时逃避压力,可以彻底宣泄内心压力痛苦的地方,或许他们的确渴望有一个超乎人力之上的一个强大的神,来赦免他们的罪,来抚慰他们的伤,可终归来说,因果是不会偏袒任何人的,若要想得到快乐,首先不要去做会痛苦的事情,这才是根本的救赎。

就在紫龙给我讲上面那段话的时候,这个女人磕了近30个长头后快速的离开了,人们很快的恢复了之前在做的事情,似乎那个绝望的胖女人根本没有来过,想一想,也的确如此,我们的苦痛只会时时刻刻的跟随着我们自己,朋友的关心,父母的担心,这都只是我们暂时的逃避处罢了,痛苦没有谁能够真正替我们分担,就像手指上被刀刃划出的伤口,每分每秒都会跟随着自己,而除了自己之外的一切,他们也只能专注的感受着他们自己,所以若不想痛苦,真的只能靠自己,改掉导致痛苦的习惯,培养得到快乐的种子,才能真正的得到快乐,毕竟快乐也没有谁能真正给予我们,除了我们自己。

那女人的来去就像一个梦,却在内心留下了比现实更深刻的烙印,不得不去反思自己的人生,反思自己的行为,反思自己的善恶对错。在给这个女人做了深深的祝福祈祷后,我除了献出一个美好的祝愿之外,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因为她来去就像一阵风,什么都抓不住,但我的确要对她心生感恩,因为她的出现,我会更加珍惜一些事物,会避免一些原不可避免的错,也许她是一个慈悲的菩萨,只是为了提醒这里的人们,幸福不易,理应珍惜,但无论如何,我都祝她今后能够快乐。

完成了第三轮的观修与念涌,赞美了紫龙今日的修行,我便先行离去,又一个如梦一样的日子,我需要安静的小路,无声的大树,和那蓝色的月光帮我回忆,回忆清楚今日的梦,回忆起过去的记忆,若忘记了过去,人生便没有了意义,一切对错不断重复,一切苦乐不断重复,反复走着相同的路,这样的人生不值得闪耀,也注定暗淡空无。

友情链接:
联系人:梁经理 手机:18996699908 电话:023-68172039 传真:
地址:重庆市万州区申明工业园凤仙路596号
Copyright © 2009-2019 重庆市万州区全成石材厂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渝ICP备17004647号 渝公网安备 500101020003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