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东南阳镇老街:风雨飘摇下的青石板路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8/1/23 14:13:40 阅读:次 【字体:

  街道,是一座城镇的脉络,更印刻着当地独特的人文历史和时代发展印记。古老的街道、悠久的建筑都会讲故事,因为它们将一座城镇的历史变迁和人文故事积淀下来。游走在老街,仿佛可以穿越时光。在情怀和记忆中寻找当年的故事……南阳镇老街:风雨飘摇下的青石板路

  杨丰岭

  我是一块青石板。

  在南阳镇老石巷老街,我和我的兄弟姐妹们静静地躺在这儿,组成了一条长约500米的蜿蜒狭窄的石板路,弄堂两旁当年还都是些低矮却又热闹的小商铺。

  所谓当年究竟是有多少年了呢?我也记不太清了。但是我还清楚地记得那会儿是一位人称“张老三”的富商建造的这条石板路,同这条路一起的,还有南边协兴河上的那座石桥。

  石板路,石桥。许多年前的那一天,我们新建成时,村民们兴奋地踩在我们身上。那时候他们的笑容似乎还在我眼前,“这真是造福一方乡邻啊!”这样的赞许声也还时常在我耳边回响着。

  我已经上了年纪,人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从我身上踏过,大大小小的坑洼遍布我的身体,下了雨就会积起或深或浅的水坑。光阴把我的边边角角磨得光滑。真是老了啊,我有时候会发出这样的喟叹。

  当年修建我们的富商张明端老人早已作古,若是活着,也该有130多岁了吧。那年文革,他被批斗,被拉去游街,就踩在我的身上过去,这些事情我都还能想起来。如今,又过去了几十年,张家的后代都离开巷子,去更遥远的城市里生活了,只剩下张老三的一位唤作倪树贤的儿媳妇还固守在老宅子里。

  我看着她从一个二十岁的明眸皓齿的大姑娘,一晃,变成了现今已近百岁的垂垂老妇。那时候,她可真美啊!梳着光溜溜的辫子,扎着好看的蝴蝶结,穿着最时兴的衣服,一切都是让人看着就心生欢喜的。时过境迁,若不是有老照片作证,恐怕很难令人将现在瘦小的老太太和当年资本家的儿媳妇联系起来。

  对了,在我们东边有一个油厂,最初也是张老三家的呀。油厂曾经盛极一时,人们都拿着油票过来换取粮油。如今呢?过往的鸟儿带来消息:那儿早就破败不堪啦!就和你们一样,身上刻满了时光的刀痕。

  哦,是了。油厂几经易主,在市场的沉浮中最终改制关门了,曾经的红厂房墙壁坍塌了,炼油的机器生锈了,野草在院子里恣意地生长着。我望向天空,还能看到那根写着“愚公移山改造中国”的烟囱。

  那是一个时代,是我曾经亲眼目睹过的时代。

  岁月斑驳了回忆,时光沧桑了流年。

  一切都变得和最初不一样了。

  原先,老石巷也不叫老石巷,而是叫做文达街,是为了纪念烈士徐文达,西边还有一条介山街,是为了纪念烈士沈介山。有时候我也特别骄傲,因为解放前的那段红色岁月我也经历过。和年轻的石头聊起天来,我也会颇有得意之色地告诉他们:看,那边住着一位陈秀兰老人家,她丈夫可是烈士啊!1948年被国民党杀害的时候,他们的儿子才只有8月大……

  百年风雨飘摇。我历经过枪弹的洗礼,享受过街市的繁华,见证了一辈人的兴衰,最终,我像是一个退役的光荣老兵躺在这里,重归宁静。以前街巷两边的棉布店、茶馆、诊所等热闹不已的商号都消失地无影无踪了,只有和我一样年迈的砖房摇摇欲坠。很多新修建的小洋房冷漠地矗立着,无声地嘲笑我们的破旧感。

  见多识广的鸟儿告诉我们外面的城市有多么繁华,多么时髦。我看了看四周,四五十年前的“毛主席万岁”的字样还没有完全从以前供销社的墙面上剥落呢。我心里既热切地盼望着建造新街,却又万分不舍这些旧时光的痕迹被抹去。这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是属于一代人的珍贵回忆啊!

  近来,时常会有人捧着相机过来拍照,对着我们周围的角角落落指指点点,满脸兴奋。听说他们是特意过来拍摄我们古旧的样貌的,毕竟,说不定哪天我们就会消失了。而照片好歹还能留住一代人的记忆。

  无人问津的荒凉,备受关注的改造,究竟哪一个更可怕呢?我也想不明白。或许,我的存在就已经是一个历史了。而历史该去往何方,就交给时间去回答吧。

友情链接:
联系人:梁经理 手机:18996699908 电话:023-68172039 传真:
地址:重庆市万州区申明工业园凤仙路596号
Copyright © 2009-2019 重庆市万州区全成石材厂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渝ICP备17004647号 渝公网安备 500101020003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