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青石板 ▏左纪慧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8/1/24 14:41:12 阅读:次 【字体:

  故乡的青石板

  年少时,想离开故乡,到故乡外的世界看天下。现在,总会想起故乡,想起童年,想起故乡的人。那发黄的记忆,斑驳的故居,那光与影流连的旧时光,依稀在那春天的青石板上走来。

  那天大雾弥漫,我踏上故土,心是莫名的感伤。我最亲的人,埋葬在故乡。我这次回去,就是为了看看她。

  我从汉口火车站出发,一走上站台,泪光闪烁。我想起他们也曾路过这里,我矫健如飞,追赶时间,追赶火车。彼时,他们匆匆的脚步,已经过去很久。我最爱的人,再也不会在这里出现,我眼泪婆娑。

  故乡里的那个她,让我神伤。故乡里的那个她,是妈妈,再也听不见我对她说一声“妈妈,我爱你”;故乡里的那个她,再也不会跟着我的记忆一起去回忆故乡里的某个人了。可我总在想她,我们总是这样,失去了才懂得珍惜。

  大雾弥漫,偶尔有出租车跑过,路灯昏暗,那天地面潮湿,这种天气,不适宜跑步,可我竟然跑过了潜江的大街小巷,我用这种方式找寻记忆,也用这种方式缅怀母亲。

  老同学说,那条通往学校的青石板路只剩下一半了,从民主路过去,经过红军路,当年嬉戏玩耍一路蹦跳着回家的路早已不再,那天早上5:30,天空暗淡,我跑在青石板上,往事如风。

  读书时,扎着马尾,马尾辫跳跃,装扮青春的梦,青春的梦,梦开始的地方,每一个梦,都斑斓,开头和结尾,璀璨如星。几个男同学和我比试走路速度,我在前面,马尾一甩一甩,他们在后面,跟随,结果,没有超过我,有个男孩子输掉了一星期的早餐。

  弹指一挥,恍如昨日,那人,那景,那故乡唯一的青石板,就在眼前,就在梦中,不管天南地北,一个提示,彻底打开逝去时光的门!那时我们年轻,单纯,没有交流,那时却那么亲切。多年后我想起当年较量,笑着笑着,感动得一塌糊涂。

  伙伴们记得我住在中医院门诊部,中医院旁是被服厂,记忆中被服厂失火,火势蔓延。被服厂后面的单位宿舍有我的玩伴,一对双胞胎,小名“大芳”“小芳”,中医院的“亮亮”我换他“亮亮哥”,我们四人在一起“扮家家”,夏天便爬到桑树上摘桑椹,吃得一嘴的紫红,四人在树上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傻笑。童年时的耳朵最敏感,能竖着耳朵辨别出小伙伴,能识别飞过的清脆口哨声,也能判断出门缝外传来的脚步,妈妈责骂我是一匹野马,她也由着我性子,不横加干涉孩子自由。“野马也,尘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读到庄子的《逍遥游》,特别喜欢这句话。想起如野马无所羁绊,无所依傍的悠游自得的学生时代,往事在回忆里清晰。

  曾在细雨中在建设街疾跑回家,为听广播《穆斯林的葬礼》;曾在西堤从高坡上跳下,我们一个一个地跳跃,我也闭着眼睛感受刺激的游戏;曾在小河边摞起袖子卷起裤脚捉蝌蚪,把小蝌蚪装入透明的橘子罐头瓶子,每天盼望小蝌蚪长出腿;曾在七月不惧怕太阳光,摘荷花,打湿了花裙子,怕挨妈妈的骂,在太阳底下晒裙子;曾在星空下,在竹床上数星星,靠在妈妈的胳膊上,妈妈的另外一只手摇着芭蕉扇,摇着摇着,数着数着,梦到了外婆桥;曾在牛马行的外公家,央求外公买5分钱一根的老冰棒,“嘎吱嘎吱”地咬,回味无穷。吃完了,拿起大大的笤帚追赶红蜻蜓,不知道残害了多少只蜻蜓呀,因为喜欢她的翅膀,压在书本里做了好多蜻蜓标本,回想起真是罪过!也曾文艺爆棚,在烛光下唱《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这一曲生命的哀歌,这亡国后顿感生命落空的悲哀,当时的我们如何懂得,只是纯粹喜欢罢了;曾在东荆大堤葱翠的草地上打滚,嗅一地芳香,遍地的紫云英映衬着笑靥;曾在过年,和“亮亮哥”在人群中挤来挤去看花灯,花灯摆满了建设街、东风路好几条街,我记得“诰命夫人”、“花果山”、“八仙过海”花灯的造型,真是惟妙惟肖!

  那时候的我们,用粉笔画老房子,蹦蹦跳跳玩跳房子游戏;用马海毛毛线玩穿花,小手灵活自如,十个指头用上,只需两个人玩,却也不亦乐乎;最热闹的,是丢沙包,沙包里装着细沙,不能装太满,也不能太少,这样丢起来不伤人又有份量……夕阳西下,洒着我们的欢歌笑语,更多时候,是忘记吃饭时间,常常是听见妈妈呼唤回家的声音依依不舍告别。

  那个时候的妈妈还年轻,她给我打过一件淡绿色毛衣,满天星针法,那个时候的我,已经爱美,不会满天星针法的妈妈向我朋友的妈妈求教,一针一线,渗透着浓得化不开的满满爱。

  妈妈喜欢看花鼓戏,作为湖北三大地方剧种之一,花鼓戏在潜江这片土地上生根发芽,它已植入潜江人心田。我们在潜江剧院看过《家庭公案》、《站花墙》、《秦香莲》、《狸猫换太子》……从门诊部穿过菜场,一溜烟就到了潜江剧院。

  许多记忆会因故乡的某个人某个地方某个似曾相识的场景某个故事某张老照片掀起尘封记忆,记忆里的人和事模糊,记忆里的光和影昏黄,记忆里的我们年少和轻狂已不再……

  我回到故乡,奔跑在时间的长河里,亲爱的妈妈不在了,留给我一个冰冷的墓。墓碑上的妈妈在微笑,用柔情的目光看我,我仿佛听到风的呼唤,雨的淅沥,妈妈的呢喃。亲爱的妈妈,你在我目力不及之处存在着,你在每一寸阳光雨露中。

  失去联系的朋友联系上了,妈妈若泉下有知,一定欣慰。那些朋友记得我的妈妈,记得我的家,记得青石板,记得我们青春的光彩和羞涩,记得照片里的故事。好朋友用一个小黑卡编织的发带,我珍藏着,给她看发带图片,她欣喜不已,她忘了我们当初模样,我也会记忆断层,但纯真情谊依然存在。

  “我打江南走过 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 东风不来, 三月的柳絮不飞 你的心如小小的寂寞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我突然明白,我没有错过,这一路奔跑,我都没有错过什么。那些美丽的希望停留在故乡记忆最深处,而久别的重逢是另一种刻骨铭心的幸福。

友情链接:
联系人:梁经理 手机:18996699908 电话:023-68172039 传真:
地址:重庆市万州区申明工业园凤仙路596号
Copyright © 2009-2019 重庆市万州区全成石材厂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渝ICP备17004647号 渝公网安备 500101020003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