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昆四镇游记-历史留下的青石板记录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7/9/25 13:35:55 阅读:次 【字体:

  辛卯年六月初九,正是赤日炎炎似火烧之桑拿天气,诸人驱车前往青浦昆山四小镇,寻觅传说中的宋元古桥。

  朱家角何如人潮汹涌哉?店铺琳琅,吆喝声响彻云霄;游客挪步,汗涔涔喜笑颜开。放生桥畔,刀鳅凶猛,拟放生而不敢下手;石碑记前,附庸风雅,执纸扇且强装才子。算命先生鬼祟上前,巴赫大人妙语打发,球球美人强撑病体,筱溪摄影勤奋钻巷,懒人堂主果然懒得拍照。

  猫的天空之城尚属有趣,诸人纷纷写明信片寄相思,且喝印度阿三茶以换取茶杯。果然杯具,大雨倾盆。诸人只带得雨伞一把,遮何人是好?懒人堂主望想与江之湄深明大义,舍己为人,在大清邮局前伫立片刻,毅然冲进大雨中,义无反顾。泰安桥畔,雨打芭蕉;圆津禅院,风动炉烟;珠溪园里,微倾茗碗;北大街上,游人瞠目。一气冲至大门口,已如落汤鸡似拧出水来。

  须臾云收雨散,红日喷薄。诸人面面相觑,免不得互相指责埋怨,不知谁人品最差拖累旁人?腹黑天蝎男自然是首当其冲。

  金泽古镇,宋元古桥尚存八座。石桥拱垂,飞跨横波。风起梧桐叶落,雨绽栀子花肥。万安桥上,携手同行;林仙桥畔,搔首弄姿。球球模特敬业可嘉,望想懒人翻跨桥栏。

  累累桐花,拂了一身还满;幽幽渌水,悄然流淌千年。普庆红桥静静伫立,仿若清明上河图。普济桥紫石莹莹,颐浩禅寺何在?难觅不断云石。众男先行一步,倏忽没了踪影。于小虹桥畔伫立片刻,耐不住性子去寻找。青石板路匆匆踏过,总管庙里无暇细观。抬头忽见如意放生二桥,大为惊艳。浓荫蔽日,绿波荡漾,桥畔薜萝随风飘摇,石桥仿佛亦是绿意莹莹。心旌摇摇,不忍下足,恐惊千年迷梦;昆剧细细,欲听游园,叵耐三日绕梁。正迷惘间,遥见天蝎男与饭桶君忙碌摄影,遂展颜释怀,继续于如意桥上缓缓徘徊。桥中央如意纹深,笑看千年沧桑;马蹄浅印,悲见胡虏纷来。岁月长河,不过一瞬繁华,名垂青史,亦是一圤黄土。王图霸业今何在?一将功成万骨枯。

  锦溪夜景颇美,灯笼数盏发幽幽红光,诸人缓缓而行,共享清风。蓦地里巴赫张牙舞爪从阴影中跳出,球球一声尖叫,余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施施然而过,实乃神经系统永远慢半拍之故。

  入夜重门静,陈墓水纹轻。莲池禅寺上,缺月半含情。天蝎男触景生情,遂大发雅兴,笑吟吟提结社之念,余笑其闲情不浅,不过莲堤之上,花香悠悠,诗碑廊前,共诵绮词,到也别有情怀。遂三人共立慕莲社,以游戏心肠对浊世人生可罢。

  红蓼摇摇,十里莲堤之上,喜结莲社;斜月渺渺,千载云天之外,欲听梵钟。陈妃沉水,弹指千年而过;故人何在,倏忽音讯全无。凉风细细,坐看荷叶隐红莲;碧柳依依,笑拍罗圈马杀鸡。吟诗作赋,愁白几绺发;推敲沉吟,捏断数根须。偶成佳句,喜笑而颜开;吊古怀今,怅惘而低徊。

  天蝎男带得单反颇为沉重,巴赫遂取外号为:徐五斤。果真是琅琅上口,比腹黑天蝎男这个外号强的太多。遂不顾他如何抗议,照呼徐五斤不误。五斤同志自然不甘落后,反唇相讥,给巴赫取个贵族名字:大卫。饭。尼古拉桶。奥列克赛维奇。奥斯特洛夫巴赫吃狼司机君。诸人狂笑,嫌其太过冗长,称呼饭桶君即可。

  千灯古镇其实不古,诸桥、顾园、顾坚纪念馆皆为新制,游客如潮,颇无趣味。牡丹亭中杜丽娘与柳梦梅的塑像奇丑无比,不知出自哪位天才手笔。诸人在顾炎武故居门口合影留念,遂动念返回。想来还是不甘,陪徐五斤同志再去看诸景之首三桥邀月。原来二桥皆崭新整齐,也许过个百八十年才称的上古桥二字,远远相对的一桥到是有点古意,不过上面铺了水泥,盖上亭子。。。。两人相顾哑然,匆匆而归。

  仔细想来,朱家角与锦溪水乡格局保存完好,惜乎游客太多,若清晨与黄昏尚可一游。金泽古镇最为宁静,古桥亦最有韵味,惜乎匆匆而过,未能在桥畔静静停留,是为憾事。不知何时可旧地重游乎?待慕莲社诸人闲时出行,再断桥斜风吟绮词,孤月青帘听梵钟吧。

友情链接:
联系人:梁经理 手机:18996699908 电话:023-68172039 传真:
地址:重庆市万州区申明工业园凤仙路596号
Copyright © 2009-2019 重庆市万州区全成石材厂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渝ICP备17004647号 渝公网安备 500101020003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