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大石桥 悠悠石板路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8/1/18 13:33:19 阅读:次 【字体:

  说起大石桥,老济宁人并不陌生,它座落在北关外大街与洸河路交叉口,由于桥面由青石板铺建,大家都叫它大石桥。按照济宁方言,大石桥被念做“达”石桥,北城门被称为“北关”,在济宁问路“大石桥”人们会很茫然,若讲“北关达石桥”,往往会很欣然地为你指路。

  现在的小洸河就是济宁古城的护城河,大石桥就横跨在上面。古城的北城门距大石桥百米,与大石桥呈一条直线,是北面方向进城唯一的通道,也是济宁通省城济南必经的咽喉管道。

  据济宁县志记载,隋朝大运河济宁段开通;元朝引汶水、泗水入洸河、府河,至此,整个济宁古城的护城河全部纳入大运河水系;明清时又拓宽河道,调节水量,以利行舟。千百年来,河道内帆樯如林,百舸争流;桥面上车水马龙,川流不息。水面桥上交相呼应,热闹非凡。

  大石桥连接着北关外大街。在儿时的记忆中,这条路的路面铺满50厘米长、30厘米宽的青石板,故称“石板路”。

  我家就住在小洸河附近,每天上下学都要经过大石桥、石板路。那时的大石桥约一辆汽车的宽度,桥身是单拱形结构,桥身很高,坡度陡。

  上小学时,每当路过大石桥,就会想起班主任关于“学习雷锋好榜样”的敦敦教导,总是四周瞧瞧有没有推不上桥的地排车、三轮车,好大显一下身手,满足内心小小的荣誉感。次数多了,一到大石桥就有学雷锋的冲动,如果实在找不到可帮之人,心里不免落寞。

  小学五年级,觉得自己已经长大,能够换一种方式“行走江湖”。于是生平第一次骑着小型号的自行车,在大石桥顶端加速,让小车像离弦的箭一般飞速冲下,享受“迎风飞翔”的刺激。那里的我的确有才,竟然能说服胆小的表弟,坐上我自行车的后座,跟我分享“飞一般”的感觉。

  表弟坐在车上,吓得紧闭双眼,使劲抓住我的衣服,我自信地骑车到桥顶,加速俯冲“飞”下来。只听得“啪……蹦……”一声巨响,事与愿违,车轮嵌到石板缝里了,快乐没有享受到,却摔了个四脚朝天。车摔坏,人受伤,真是狼狈不甚。害怕挨大人的训,悄悄地回家,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心头的阴影却盘踞了很久,从此不敢再大石桥试飞。

  依稀记得大石桥的桥头有卖贴画的、卖油条的、卖烤地瓜的、卖烧饼的、卖“杠子馍”的,铺面一溜儿地排开,分布在石板路的两旁。

  卖“杠子馍”的那家小店是生意最红火的。杠子馍顾名思义,是壮汉用杠子压面做成的。杠子是济宁方言,就是木棍的意思。

  和面时,制作的面比普通的馒头面稍硬,一根直径约十厘米的木杠子悬在房梁上,壮汉跨坐在杠子的一头,另一头敲打面团,不停地用杠子压面,再翻再压,数次翻压后,做成馒头胚子上锅大火蒸。杠子馍筋道有嚼劲,虽然比普通的馒头略贵,大家仍情有独钟。

  那里的我常常提着馒头袋子攥着粮票,排在队伍的最后面,听着杠子有节奏地敲打声,不时深吸一口白面发酵特有的香气,等馒头出了笼,趁热咬上一口,香甜筋道满口,麦子的芳香入脑入心。

  随着社会飞速的发展,大石桥上过往的行人车辆越来越多,小商小贩有增无减,几乎每天中午都会堵车,大石桥显得越来越窄,跟不上时代的脚步了。读初中的我依然喜欢骑车穿过大石桥和石板路,而不愿走一旁畅通的古槐路,大石桥已经成为陪伴我成长的朋友。

  到了高中,时间越来越紧,每天都把自行车蹬得飞快。大石桥也越来越老了,青石路面被岁月磨得越来越光滑,石板缝被辗轧得越来越宽。

  随着旧城改造的实施,石板路变成了柏油路了,大石桥也变得宽阔坚固了。

  2002年区政府又对大石桥进行了全面维修,保留了原桥青石单拱的独特造型,恢复了原拱桥丢失的桥柱、桥栏、抱鼓石等明代大石桥的元素。桥西沿着小洸河北岸建成了风光旖旎的洸河公园,岸边保留了生长百年的洋槐树、梧桐树,春夏之交,花香四溢,绿水长流,“夕照洸河”的盛景流光溢彩。附近的居民在此休闲散步,惬意自在。

  大石桥见证了时光变迁,并顺应时代的发展而变宽加固,以承载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然而,我心里却有一种怅然若失,再也看不到记忆中大石桥的模样了。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友情链接:
联系人:梁经理 手机:18996699908 电话:023-68172039 传真:
地址:重庆市万州区申明工业园凤仙路596号
Copyright © 2009-2019 重庆市万州区全成石材厂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渝ICP备17004647号 渝公网安备 500101020003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