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开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传人高雨云与青石渊源之谜(二)拜得名师凿青石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4/9/24 9:34:36 阅读:次 【字体:

    以下内容由青石石材网www.qcsc.net收集石材行业资料和资源综合整理发布》》》在山场儿里,没见到开山取石的,那是为了保护自然环境,开山取石要有批件。老高的青石厂,因担负着古建修复的任务,眼下只用以前采的存料。只见到几位工人用大吊车在吊一块五六米长、一米多宽的石料。场地周边摆放着一些半成品工艺石雕,还有几十个拳头大小的青石小磨。老高指着泵房前的两个水池子说:“加工石材,要用水给锯片降温。为了保护地下水资源,我自己设计了这个水池,抽出的水循环使用。”看来老高不但心灵手巧,还很有环保意识呢!

  回到屋里,老高打开了话匣子:“我是1957年生人,家里的先辈都是石匠。我小时候淘气,净打架闹事,我妈老得给人家上门赔不是。到了十四五岁就不正经念书了。跟生产队说说给我找活儿挣工分。队里开社员大会研究怎么安排我,都嫌我淘,怕不听使唤,没人敢要我。有个表大爷叫牛连贵,是个出名的石匠,能凿石也会刻字,建人民英雄纪念碑时,被选去参与了浮雕刻制。表大爷说:‘这孩子我要了!不能让他游手好闲给社会添堵。’于是,我爸带我到表大爷家拜师学石匠。师父说:‘干好石匠就得不怕苦。’我说:‘我就是不怕使力气。

  师父教高雨云,从最基本的做起,行话叫“砸喇闷儿”。这喇闷儿就是凿子。因为旧时没有合金钢,就是淬火的碳钢也是稀罕物。石匠和铁匠就琢磨出这样的东西:用熟铁打带喇叭口的圈儿,三圈叠套,上口砸进一段黄檀木,下端塞上一个淬过火的钢钎头。因为钢料精贵,钎子头小,省料,又可更换。熟铁韧性好,再加上一尺来长的黄檀木把,耐砸不震手,大冬天干活儿手还不冷。这六斤半的“喇闷儿”就是过去石匠的主要工具了。干活儿时,石匠坐在地上,抡着锤,一砸就是半天。“砸喇闷儿”是石匠中的粗活儿。家里人原以为好动的雨云不会安心做这个活儿,谁知他一干就是三年。出徒后的工匠有了技术,就是能挑班子干活儿的“大工”了。回忆起这段往事,高雨云很有感触,说:“我也不知道是师父降得住我,还是我这辈子就是和做石匠有缘。我干得踏踏实实的,师父还真喜欢我。”

  问老高干石匠苦不苦,苦!他伸出一根手指头说:“我这根手指头因工伤,接过骨以后,怎么看都是歪的。大夫说:‘给你接的指头才是正的,其他的指头都是歪的。’那是成年累月攥大锤,‘砸喇闷儿’的缘故啊!”现在有了合金钢钻头,有了气锤电钻,没人“砸喇闷儿”了,再找这物件儿都难了。老高说:“还有一件‘喇闷儿’,在我们镇的民俗博物馆里,就是我早先用的,成了‘非遗文物’了。”问老高干这活儿累不累,累!高雨云说那时候干了一天活儿,和床特别亲,躺下来别提多舒坦了。干这活儿悬不悬?悬!一个晚辈跟老高学徒,也是从“砸喇闷儿”学起。一走神,五斤半锤儿砸到大腿里侧了,生生砸下一块肉来,至今还有挺大的疤。

  青少年时代的高雨云,虽然淘气,却很讲究传统的理儿。闯了祸,爹妈打骂他服气;拜了师,对师父特别孝敬,干完一天活儿,再累也在师父跟前泡一会儿。师父挺喜欢他,俩人常聊一些早年间的石匠怎么干活儿。有修复古建的活儿,师父也带他去看看。研究方案时,一位文质彬彬的老人,听说高雨云是牛连贵的徒弟,就告诉他:“像你师父这样的人,是宝贝啊!没事儿的时候,多跟师父聊聊。”还对他说,“别把青石不当回事,可以说古都北京就是在大青石的基础上建起来的。你们石府的‘小青子’质地最好,是皇宫王府寺庙宅门首选的好料。”事后一打听,这就是大名鼎鼎的罗哲文教授啊!过了两年,开古建大会,罗老见了高雨云,就说:“咱们认识。”还对他说,“你要和师父好好学,将来师父干不动了,就要靠你们这些人来接班,修复古建没有现在的建筑图纸,只有‘样式’,就是固定的制式,很科学也很严谨。你要跟师父多聊。聊了,你要记好了。”高雨云记住了罗老的话,师父结合不同的修复任务,把制式的原理点点滴滴地讲透了。后来,高雨云在古建修复工程中果然受益匪浅。想了解更多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青石石材相关新闻就登录重庆市万州区全成石材厂官方网站吧!

友情链接:
联系人:梁经理 手机:18996699908 电话:023-68172039 传真:
地址:重庆市万州区申明工业园凤仙路596号
Copyright © 2009-2019 重庆市万州区全成石材厂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渝ICP备17004647号 渝公网安备 500101020003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