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开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传人高雨云与青石渊源之谜(四)卢沟补桥有青石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4/9/27 10:06:35 阅读:次 【字体:

 以下内容由青石板石材网收集石材行业资料和资源综合整理发布》》》 

  卢沟补桥有青石

  出师以后,高雨云在生产队里挑班干活儿,包下队里的五牛二马一辆车,带着七八个男女劳力,和队里签了承包合同。接的第一个供料合同,就是修复卢沟桥的青石。

  从康熙年间重建到北京解放,卢沟桥没有大的修缮工程,1986年,北京市政府专门成立了“卢沟桥历史文物修复委员会”,发起保护古桥、恢复古桥原貌的活动。对古桥的望柱、栏板、地伏、桥面、华表、石碑等风化部分实施保护性修复。

  因为古建筑专家们都知道石府的“小青子”好,高雨云接了供料的单子。老高说:“也就是我们淘得的第一桶金吧。”不但他带的七八个人的承包队的人都扑上去了,就连他的老母亲,作为“编外”,也跟着为大家做饭送水,忙活起来。

  他们整天忙于起石料,粗加工,装车运到工地。“起石料可不能用炸药。一炸就不能用了。”高雨云边画图比划,边给我讲。

  石匠是山场儿的指挥,本事就在看准石层分布走向,带着大家起下合用的石料。别看高雨云当时才二十出头,但他师父教了他真本事,同伴们都说他有能看透山石土层的火眼金睛。石匠也是山场儿安全负责人。起石料要打钎砸楔从上往下取,每层还得留够石条运下来的余量。错了一处,发生塌方埋人会出人命的。高雨云干了几十年,从没出过大事故。他说:“就是记住了师父说的两个字:‘规矩’。”

  把石料取下来,做了粗加工,行话叫“五五三坯荒”,就是余量再长宽留出两寸,高留出一寸。高雨云把料运到卢沟桥工地,几家建筑队伍都抢着要。因为石府的青石好,也因为他的毛料尺寸准,余量留得小,稍一加工就能用上。

  卸完车,他看看人家施工情况,感触颇深:“这卢沟桥是五百多年前重修留下来的,建造水平真是令人钦佩!”桥上的条石、横联、钉头、栏板……所有石料的缝隙均匀,几百年了,起出石料的地方还看得出传统粘合材料的成分来。桥柱上的石狮子,有的狮子是一狮两色,一面发青,一面呈红紫色。一石能选出两色,是石府的“小青子”特点。世人只知道卢沟桥的狮子数不清,而且形态各异,注意到一狮两色的人恐怕不多吧?

  “民间有卢沟桥桥面条石是拿银锭连上的传说。据说日本鬼子还想起下条石,掠走银锭,可是他们根本拆不了这里的石料。”老高介绍道:“到工地一看,原来真有‘银锭’这回事。那是在相接的两块石料上,凿一个梯形槽,梯形的大底边朝里,小顶边是开口的一边,朝外。连接两个梯形小边的是顶对顶的生铁件,这就是‘银锭’了。原来这传说中的银锭实际上是铁的啊!石料铺好,两个梯形槽对得严丝合缝,把‘银锭’稍一烧热,下到槽里,灌上生石灰煤屑和硫磺混合物,趁着热度把银锭和石件粘到一起,五百年依然牢固不摧。咱们的老祖宗真有绝招啊!”

  干完卢沟桥的供料工程。高雨云更加坚定了师父关于古建是有制式的教导。他想:“我不能满足于只给古建修复供毛料的业务。北京那么多古建筑物,要修复的也不少。我要接其中的青石修复工程!”

  古老的中国建筑制式,还决定了施工的工艺要求。这一点很多人没有注意到。高雨云说:“过去建宅院殿堂,有‘瓦匠白线,木匠石匠黑线’一说,指的是干活时弹的线。瓦匠砌墙吊白线,石匠木匠在石料木料上用墨斗弹黑线。干活儿的时候,石匠先来打基础,木匠到场看。石匠的活儿要木匠点头;木匠干活儿,瓦匠来看,木匠的活儿,实际是瓦匠验收。就好比现在有监理一样。每道工序都配合得严丝合缝。”

  这些年来,按照古老的建筑制式,按照师父的言传身教,高雨云接了北京城多处古建修复的业务。香山的勤政殿,他配过五六米长的“台明坐中”;圆明园湖边,他配过护坡青石;颐和园,他修过好几座拱桥;法海寺修复藏经楼……“如今,说起来挺轻巧,实际干的时候,没有图纸,现代建筑工艺也不能胜任。修复的活计,拆以前就要备好荒料。拆完就得装上。我就是凭着师父教我的制式,准确地估算出备料的尺寸。到时候,麻利儿地一加工,就给补上了。没一回误事的。”高雨云如是说。一般的石匠,只能做建筑活计。老石匠牛连贵勒石刻字也是一绝,能刻出书法的艺术风格来。高雨云得到师父真传,香山公园欢喜园等处的石匾勒文残缺了,他先后给补过28块石匾,都能再现书法的妙处。
   想了解更多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青石石材相关新闻就登录重庆市万州区全成石材厂官方网站吧!

友情链接:
联系人:梁经理 手机:18996699908 电话:023-68172039 传真:
地址:重庆市万州区申明工业园凤仙路596号
Copyright © 2009-2019 重庆市万州区全成石材厂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渝ICP备17004647号 渝公网安备 500101020003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