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马塘的青石板街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7/8/29 11:17:59 阅读:次 【字体:

青石板街

弯弯曲曲、滴滴嗒嗒的是故乡小镇马塘的那条古老青石板小街,不知有几百年了,而今依然清净地躺在那儿,我有着说不清的依恋与酸楚。

“青石板,石板清,青石板上跳皮筋。敲铜锣,打大鼓,青石板上溜兔灯……”的歌谣似乎犹在耳边回响。

那青石板铺成的路,三尺长,一尺多宽的青石板,一块挨一块,伸向远方。有的石板坑坑洼洼,伤痕累累,好似饱经沧桑的老人,留下了历史的印记斑斑。唐朝名将薛仁贵跨海东征的马蹄声似乎敲击着苍远的青石板,向人们传说着“一马成塘”的故事。

马塘青石街道最令人喜爱的是夏天。清晨,青石板上有露水,湿漉漉,凉丝丝,滑溜溜的。小孩最喜欢赤着小脚丫子,踩在小镇上那条静默的青石板上,奔跑着跳跃着。当柔软的脚底与坚硬光滑的青石板接触的瞬间,一份清凉会随之凉丝丝,滑溜溜的从脚底润至心田, 凉遍全身。风总是不经意间穿过狭长巷子,送来缕缕淡淡的花香。

阵雨哗哗的时候,小镇野小子们伸出稚嫩的小手,追逐着斜雨的身影,燕子般滑过烟灰色的屋檐下长长的雨帘,蚕豆大的雨滴,在细嫩的肌肤上调皮的乱蹦乱跳开来。小羊角辫也忍不住啦,随着溅起的朵朵晶莹剔透的水花忽上忽下,左摇右晃,追逐着嬉闹着。缀满小花的裙子,在湿漉漉亮晶晶的青石板上盛开着娇艳粉嫩的花朵……雨雾中亭亭玉立地飘来一把小花伞,她,两条到腰的长辫子儿,圆圆的脸,白里透着红,像熟了的苹果。大大的眼睛如吐鲁番的葡萄,忽闪忽闪的。蓝白两色的花格布衣,一袭粉红色的裙子,塑料凉鞋踏在雨水中的青石板,溅起水花朵朵。

青石板街道两边苍老的居民区里错落有致地散落着一座座青砖瓦房,青墙青瓦,仿佛一幅色彩浓重的水墨画。外面的高楼大厦似乎已忘记了她的存在,至少她现在还是这样悠闲地原地张望,无人居住的破落不堪,摇摇欲坠。一座座青砖瓦房有的紧紧相连,有的独门独院。墙与墙之间便形成了一条条小巷,大多只有一米多宽,宽的也就两三米,蜿蜒曲折,有的还有岔道。走在狭窄的巷子里,大有“曲径通幽”之感。

青石板的老街上有一个姓汪的老人,他鹤发童颜,身体健壮,喜欢喝天水茶。他有着一手刻章的本领,找他刻章的人也特别多。他戴着老花眼镜,一小刀一小刀地走势笔架,姓名就在这一笔一刀中“磨”出来。老人刻字技艺方圆几十里闻名,往往一坐就是整天,只有喝茶小憩一会儿。什么“楷书、草书、隶书、行楷……”说啥刻啥像啥。至今那刻字的老招牌还在风中摇曳,据说他的儿子继承父业,闲暇时帮人刻字,只不过业余罢了。

小巷里也铺着石板,并不是很整齐,高高低低,大大小小。有的石板缺了一块角,有的已经从中间断作两截,大部分被泥土掩埋。走在曲折的小巷里,两边是高高的墙,只听得见自己的脚步声,叮咚叮咚地独自咏唱着古老沧桑的小曲。一点一点地飘荡在小巷上空,一圈一圈地沉淀在人的心底,像是与一个历史老人对话,咕咕哝哝,窃窃私语。

隔壁四星级马塘中学现代化的教学楼群俯视着青石板街,像一个90后探望着外婆的外婆,莘莘学子的读书声和体育锻炼的喊叫声给她带来几丝生机。巷子的两边,墙的角落里是葱葱郁郁的青苔,大雨过后,更是鲜绿得可爱。青苔里偶尔爬出一只大蜗牛,小心翼翼地伸出触角探试着温润潮湿的石板,然后又悄悄地缩进了壳里。“啪”的一声,一只蝴蝶掉落在了石板路上,转瞬间又扑棱棱地振着翅膀,再次飞向蓝天。

小巷的深处多数木门上挂着一把生锈的锁,院内蜘蛛网密密麻麻的,主人住进了南侧的天成怡园。从门缝里看得到一盆盆无人问津的菊花开得正盛,秋色满园关不住,缕缕幽香扑鼻来。青砖瓦房里住的大多是恋旧的老人了,而年轻的一代正渐渐地融入外面的喧嚣世界。有人住的瓦房门前的台阶上常常会看到一盆盆经过精心侍弄的花草,有的叫不出名字,却也依旧尽情地绽放着笑脸。“喂,老杨老张老李来我家打牌啊!”饭后,巷子里会响起几声吆喝。于是,方桌斜摆开了,茶斟上了,烟点上了,一张张南通长牌就在一双双捏紧的手里穿梭飞舞了。

仁和酒楼早已荡然无存。记忆中那一串串红灯笼的倒影在料峭的晚风中渗透丝丝凉意,夜晚风雨打得青石板滴滴嗒嗒,浓浓的酒和着逢知己千杯难醉。没有了白天的喧嚣,没有了熙熙攘攘的人群,周围只有轻慢的雨滴声、倒酒声,让你有滋有味地,慢慢咀嚼着这小镇夜色。

这远离繁华的南黄海小镇马塘,街道上的青石板,已被岁月磨得油亮。青石板路根深于我的记忆中,不知道谁曾今牵着谁的手走过,谁曾今追着谁跑过,不知哪一天青石板街再也找不到一点痕迹……

友情链接:
联系人:梁经理 手机:18996699908 电话:023-68172039 传真:
地址:重庆市万州区申明工业园凤仙路596号
Copyright © 2009-2019 重庆市万州区全成石材厂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渝ICP备17004647号 渝公网安备 50010102000357号